爸妈送孩子留学深造 孩子却花钱请人“代学”(图)

而好不容易平静下来,孙红雷再次遭受打击:“周冬雨拿一个大白纸,A4的纸跑过来,‘孙红雷,我姥姥是你的粉丝,你给我签个名呗’。一般脱口秀都达不到这么精彩的程度,当时我助理在旁边也愤怒了,我感觉到他的愤怒,我还得继续装,当时由于我心眼比较小,我就往别处想,我说这孩子是想干什么呢?也不认识我,上来就叫我孙红雷,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,然后说她姥姥是我的粉丝。”

中国爸妈,又一次被深深地伤到了……

代写作业、代写论文、代考试、代签到……不知从何时起,“枪手”成了很“抢手”的职业,其“业务范围”甚至从国内延伸到了国外的留学市场。

出国留学的“精英们”为什么还要请人代写作业?代写一篇作业,费用要多少?代写的作业被发现后又会有什么后果……本报记者进行了一番调查。

找到“知乎”上代写作业的讨论帖,记者给多位自述有代写经历的学生留言,本以为学生们都不太愿意说,没想到不少人给记者作了详细回复。

曾在墨尔本大学读硕士的张同学,做过“枪手”,替不少留学生写过作业。

他大方地告诉记者,学校里“代写作业”的广告随处可见:“教学楼或图书馆的墙上、公告板、厕所里都有。”这些广告,基本上用中文写的,“因为找人代写作业的留学生,大部分是‘学渣’,英文广告,‘学渣’会看不懂。”

“找代写的人里,有本科生,也有硕士生,一般会找同学、高年级学长或者毕业生代写。”张同学说,他们一般会以“家教”的名义“障人耳目”,因为这样“比较不容易被发现”,而且“枪手”熟悉题目也比较好下笔。

多位留学生告诉记者,国外大学的作业量很大。一位在美国读文科的留学生说,每周至少要读两百页的论文,并写一千字的论文。一位在澳洲攻读生物技术硕士的留学生告诉记者,理科的作业普遍比较难,比如基因组学课程,需要完成4篇1500字小论文和一个15分钟的口头报告。“有时候,作业的题目每个人都不一样。每个作业平均而言至少需要20个小时。”

在繁重的学业压力下,有人偷懒,有人则是“根本没有能力完成”,想到了用钱来找“枪手”。拿一个成绩,混一张文凭,这些人占找“代写”的大部分。

有留学生透露说,还有小部分人找“代写”的人,不是以上原因,而是觉得“更多实习经验才最重要”,觉得写作业浪费时间,或者全心扑在海外代购的生意上,觉得赚钱更重要。

去年11月,澳洲的当地媒体《悉尼先驱晨报》就曝光过代写丑闻——一位出生于中国,毕业于澳洲麦考瑞大学的女子在悉尼开办名为“MyMaster”的代写公司,旗下有100多个“枪手”,主要服务对象是“中国留学生”。报道称,代写作业的每笔付款在13至1050澳元之间,约有数千名学生找过这家公司代写论文和作业,甚至花钱让这家公司找人来帮他们参加在线考试。

不过,代写并不是中国留学生特有的现象。一位美国留学生告诉记者,这在美国当地也普遍存在。

“自己找‘枪手’代写,大概一份作业500-800澳元,基本上两个字一澳元(相当于4.7元人民币左右)。找中介比这个价格便宜,但是不一定能出好文章。”曾在墨尔本读书的张同学回忆。

对于同在澳洲读书的薛同学来说,她在校园里“偶遇”的一条广告让她至今记忆犹新:找个长发女生代为上课点到,50澳元,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三百多。

Emma(化名)在美国就读本科。她说,之前在社交网站上,她就有被问“五页的论文(1500字)500美元写不写”。

不仅大学里有代写,高中,初中也有。

在新加坡读初三的Alexia说,周边的朋友有时候会找她代写作业。她曾经给一个“土豪”留学生朋友写过作业,朋友出手阔绰,250字的英语作文付费20新加坡元(相当于人民币100左右),不到两个月,她就“赚”了2500新加坡元。

提供代写的留学生或者中介会用各种网络通讯软件来招徕生意。记者在中文搜索网站上、微博上输入“essay”、“paper”,马上有很多代写广告跳出来,甚至有专门的代写网站。

有一家代写网站自称已有6年历史,专为留学生提供作业代写服务。“枪手”有国内的研究生、博士生和海外的留学生。通过QQ联系,还对各种作业作了明码标价。比如essay根据“客户”的学术水平、作业难度、交稿时间定价,高中7天以上交稿为千字85美元,5—6天交稿90美元,1—2天交稿105美元。大学(三四年级)3—4天交稿则要130美元。支付方式可以用paypal、银联和支付宝。

Tristan(化名)曾在美国留学时做过几年“枪手”,不仅做过代写作业,也做过代课。在他印象中,代写、代课是近五年开始变多的,“主要这几年中国留学生多了。”

Tristan读的是商科,成绩不错,特别是“比较能写作业”。帮人代写作业一般收费一页20—25美金,除了专业课外,也代写其他专业的作业。

代课比代写要复杂很多,付出的心力也多很多,当然,价格也更贵。“找代课的客户比较少,不到一成吧。”几年前,Tristan做“枪手”时,代写代课就有了专门的中介团队,也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产业链。比如代课,“客户”来找人代课,中介挑选有空的人,并准备好假证件,根据“客户”对成绩的要求和课程难易程度进行收费,一门课一学期收费大致是1500—2500美金,中介抽成300—500美金,“枪手”能拿到1000—2000美金。他接触下来发现,找代写的大部分是“学渣”,小部分是有钱又想偷懒的;而找代课的则几乎全是“学渣”了。

Tristan代课最多的一学期赚了一万一千美金,平均下来每学期将近三四千美金,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。

代课的“供需”很不平衡。Tristan说,“客户”的家里大多比较宽裕,但是代课不仅费心费力而且提心吊胆,并没有太多人愿意接。

为什么要做“枪手”,很多人是难以抵挡金钱的诱惑。但“枪手”的代价,很大。

一位留学美国的同学告诉记者,学校有一位同学,因为提供代写被别人举报,被开除。

Tristan说,自己做代课代写时,内心一直非常矛盾。首先,自己的学业压力很大,空闲时间很少,做“枪手”和自己的学业有冲突。其次,因为做代课代写日子过得特别提心吊胆,担心被发现。因为国外的学校,都对作业有严格规定,找代写或者提供代写,都是不允许的。一旦被发现,会受到相应处罚,轻的作业算零分,或者课程算零分,重的则直接退学,不允许再申请入学,或者直接起诉。

在采访中,很多留学生表示,代写或者提供代写都是很令他们“不齿”的行为。包括Tristan,虽然一直没被发现,但实在受不了这种压力,也想学好自己的专业,后来很快就不做了。

出国留学,在大多数人印象中,都应该是很优秀的学生,未料父母花大价钱将之送到国外深造后,他却恬不知耻地花着父母的钱找人代课找人代写作业,这多少令人始料未及也令人诧异。

其实,代写这种现象,大家都深恶痛绝。找代写的同学即便没被发现,也会受到其他同学的鄙视。

“虽然大家不会当面指责,但作弊的同学往往在以后很难被邀请加入学习小组或讨论组。”张同学说,代写作业不容易被发现,但一旦被别人发觉,被举报的可能性是很大的,“很多作业的最终成绩采用标准分,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人代写提高了成绩,其他人的成绩也会受到牵连。另外,代写如果大量发生,导致平均成绩很异常,会有学生要求核查所有人的作业。”

在美国就读本科的Emma(化名)说,美国的每个学校都有honor code(荣誉准则)。荣誉准则有统一的价值观,让学生对诚信形成共识,让人们重视学术诚信和个人诚信。有一次,有人私信Emma想要代写,“和我的专业方向相同,给的价格也很高”,但Emma的做法是,语重心长地告诉对方要好好读学校的“honor code”,并拉黑了她。这是她对代写和提供代写的态度。

“现在出国留学的学生中,不可否认有些是‘垃圾留学’。学生本身没有良好的学习习惯,找人代写、代课,甚至有些人一学期里完全不去上课。父母知道了是多么痛心!每年花几十万,也是打水漂。只是到国外混一张文凭,不但浪费了父母的金钱,也是在浪费自己的人生,结果是一无所获。”学者熊丙奇的建议是,父母在留学之前,要给孩子做个全面的评估,孩子是否有自立自强的意识、自我约束的能力。

爸妈送孩子留学深造 孩子却花钱请人“代学”(图)